栏目导航

把苗家刺绣纳入教诲体系让传统工艺良性发展

发表时间:2019-03-05

通常来说,一幅画心80×170厘米的丝线刺绣风景画,纯手工制作时间最长为一年。而拳头大小的小幅画,哪怕制造个别花边图案,也需3至7日才华实现。作为刺绣人我深有懂得,这是一门技能活、粗活、废眼的活,每幅作品均为呕心之作。遗憾的是,大众更多时候关心的是产品售价,忽视了其中的文化积淀。我倡导国家相关局部踊跃宣传传统手工刺绣的重要性,让人们意识这门手艺的艺术价值跟文化价值。

我曾经在上海打了十余年工,十年前,我作为农民工返乡创业,拾起了苗家刺绣这门手艺。这些年,我的爱人做管理,我负责把关技术,在家乡城市培养了不少绣娘,“彭水苗绣”逐渐被业内熟知。但在与破费者、客户沟通的过程中,在各地参展的经历中,我发现,大众很少关注传统手工刺绣的发展,尤其缺乏对这门手艺的理解。

去年,入选全国人大代表的那一刹那,我非常激动。我想,我这么一个不善言辞的苗族手艺人,能为社会和别人带去什么?实际上,履职第一年,我几乎是在学习中度过的。我加入了多次履职培训,习惯了笔记本和笔带在身上,学会了倾听,尽力去帮助身边人解决问题。这一年,我还为300余名重庆乡村妇女作刺绣培训,教她们绣鞋垫、香包、装潢画等。说切瞎话,见证她们收获一门手艺,我由衷高兴,但同时我也无比感触,要想推动传统手工刺绣朝可连续方向很不易,于是我提出了手工刺绣可持续发展的提议。

李绍玉

把苗家刺绣纳入教诲体系 让这项传统工艺良性发展

我是重庆“彭水苗绣”的非遗传承人,七八岁就跟着妈妈跟外婆学习穿针引线,用丰富的图案、娇艳的棉线装饰头巾、围兜、鞋垫等,可能说是耳濡目染。对这门刺绣手艺,咱们苗家人认为,它既是农耕文化的产物,也承载着厚重的传统文明与民族精神,其中包含的情感不言而喻。

记事人:全国人大代表、重庆市荣玉民族服装厂苗家刺绣技巧员李绍玉

我的心得:民众对传统手工刺绣缺少懂得